sq15927620702

写的真好。

张应鹏:

疯狂的迷恋赵雷,特别是这种现场感觉

我不懂音乐 感觉对了就是好歌 

我觉得赵雷就是吊 就是这个感觉 和南山南又不一样

南山南会让人安静 莫名感动莫名伤感 赵雷会让人哭出来 笑出来 沉思起来 又激动起来 说着他的故事也许也是别人的故事 任何一个有故事的人 都没有办法抗拒这种感觉 我没办法描述这种感觉 这种感觉就叫赵雷

看看外面那么多人 那么多故事

今天看到一个话题 我不懈努力的理由 那里有很多人的故事

我为了家人 

我为了梦想 

我为了自由

我为了明天

我为了自己

我为了荣耀

我为了不后悔

我为了不认输

我为了活着

重上战场我亦难,感君情厚逼云端。

无情白发催寒暑,蒙垢余身抑苦酸。

病马也知嘶枥晚,枯葵更觉怯霜寒。

如烟往事俱忘却,心底无私天地宽。

这是陶铸的一首诗《赠曾志》

曾志念着念着就哭了 效果不错 可是我哭个毛 那是他们的故事 有一大群人也是同样的故事 他们有的活着 有的死了 有的忍受着 有的反抗 有的为了自由 有的为了活着 

看到这些故事 我也会感同身受 虽然我是个糙汉但也是个姑娘 我们就是这样感动别人 再被别人感动 喜欢别人 再被别人喜欢  讨厌别人 再被别人讨厌 然后就会有个很有趣的现象 你感动的别人觉得可笑 你喜欢的不喜欢你 你讨厌的喜欢你 就是不让你凑到一块儿 就是要让你无奈 拧巴死你 上帝就是爱玩这种游戏 把你逼急了 笑笑说那是在跟你开玩笑 然后一只小鸟砸死在你的床头 再见 来不及挥手 

但游戏就是要这样才好玩 出生的时候在医院就见到你喜欢也喜欢你的人然后一起生活到老死这种事 太惨 即使生活很难 也要把自己的故事讲得有味道 

赵雷的歌就有味道 

因为他喜欢的感觉我也喜欢 他喜欢讲故事 我就喜欢听故事 而且唱得那么好听 

我不懈努力的理由么 

为了听好听的歌 所以要热爱音乐

为了让喜欢我的人更喜欢我 讨厌我的人更讨厌我 所以要保持个性

为了以后有钱花有好日子过 所以要找一个有钱人嫁了

为了实现梦想成为一个设计师 所以要学习知识 要练习技术 要培养美感

说到底 就是要牛逼 然后要有钱 

为了做自己想做的事 

但是我说的是 我不懈努力的理由 我努力了么就厚着脸皮来谈理由 前提还是很重要 首先你要足够努力 不然怀着满腔热血来讨论为什么要努力就很逗了

就像连世界都没有观过 谈什么世界观 


发人深省!

Recquixit 录可喜:

我们一直朝着我们的目标前进,我们努力奋斗,不断向上攀爬。

渐渐地,我们好像忘了最初的、最纯粹的,能让我们从心底快乐的东西。

抬头看看天空,你还会细数那些像棉花糖,像长颈鹿,像大象,像爱心的云朵吗?


🤣

聊小天儿:

全网全是小李子的脸,唰唰地,
作为一个直男,说实话有点恶心,
必须得中和一下,比如看看模特大长腿女篮选手,
啊,#好色之徒,必得饱足#!没吃饱,亮点补!

自然又不失底蕴。

一颗橘子:

女孩赶了早班车去新天鹅堡 那会儿游客们都还在睡觉 她想先去玛丽安桥看云海 却轻信了谷歌的路线 于是一个人踏上了开辟山林翻山而上的旅途 上一次走这么原生态的路线应该还在斯里兰卡 最后她走出了森林 在桥上静静等待阳光撒在城堡上的那一刻 起初她只有一个人 后来又来了一个日本小哥 再后来是一对德国老夫妻 又一个西班牙小伙 最后是两个美国女生 他们陪着她一起等☀ 这是一个勇敢而温暖的故事 虽然山上冷到她的牛奶都结了冰。

拍的真好

李波斯基:

我的小屋 不贵的房租 柜子上面摆着很多电影和书
我的小屋 在星星下面 在城市的楼群之间
我的小屋 门外有棵大树 风儿吹着树叶敲打我的窗户
我的小屋 如果我要离开 请你不要哭

城都

浓雾号角:

文/浓雾号角


  我在朋友圈分享赵雷的《成都》,五分钟以后突然有一个平时不怎么说话的,曾经帮微信平台写过摇滚乐评的作者连着私信了我好几条语音。


  他的声音很好听,唱歌也很好听,在二三十秒的几条语音里他断断续续的给我唱了一遍《成都》,后来他和说我说:“哎真的是你一分享这歌我都伤感了知道吧?我他妈好想回成都啊,我成都的你知道嘛?现在搁新疆这儿来,哎我现在就期待着他妈的赶紧回成都。啊一提到回成都就感情有点激动,说了点脏话哈哈,不要介意。”


  人生在世可能真的会有这样的感情,让你有止不住的冲动对着一个不甚熟悉的人倾吐生活,也有这样的冲动在第二天考两科考试的情况下暂停复习爬上来写这篇文章。


  我听过的民谣很多,听过好听的民谣也很多,可是那么毒的民谣,只有这一首。


  后来在我朋友圈回复我的朋友也有很多,大多数人来自全国各地的人却奇异的对这首歌怀抱着同样的感动,他们说:“第一次听的时候,想流下眼泪。”


  再后来就着这首歌和某郭姓老板说起来,他和我说这首歌真有毒,从自习室出来的时候听到都不想复习。一直想再去一次成都,老了之后每年去成都坐坐。放弃所有的交通工具,在成都老城区无名小街小巷走走停停,看民房,泡茶馆。


  赵雷这首《成都》并不算是成曲,这是他某一次演唱会(好像是北京)现场即兴与乐队合作的歌曲,网上能找到的都是十分嘈杂的live现场版,唯一的一个纯净钢琴版也是一个未完成的demo。我第一次知道《成都》是我微信平台的后台一个在成都上学的小伙伴给我推荐的。


  迄今为止提到了三个和这首歌有关或者聊起这首歌的人,包括我自己在内,四个人,人们或许来自于成都或许生活于成都,也或者只是游览过成都。千千万万个人听不同的音乐,有不同的感动,人们不一定都爱着成都,但是人们的心里一定都爱着一个“城都”。


  人对城市的感情,是人类生活情感的中心骨架,虚幻如同人对梦境的依恋,却又真实的存在于每个日日夜夜。卡尔维诺说,“对于一座城市,你所喜欢的不在于七个或七十个奇景,而在于她对你提的每一个问题所给予的答案。或者在于她能提出迫使你回答的问题,就像底比斯通过斯芬克之口提问一样。”


  我们整日带着对生活的遗憾和困惑去思及我们梦中的城市。我们像神游太虚一般,在那些城市的浮光掠影里徘徊和行走。去那些古旧的巷陌里穿梭,去茶楼临街的座位静坐一下午喝一壶茶,还有穿越那些山川湖海的身影,踏过一草一木的流连。我们似乎能闻见那些小吃摊迷人的食物香气,也似乎能听得见那些当着方言的吆喝和问候。这是我们所爱的城都,或许和那真实的城市有多不同,却切切的投入了十二万分的感情在。


  说实话,我每次回家的时候都会有那么一点零星的失望。街道似乎不像我想的那么整洁,交通也不像我想的那样秩序井然。没有特别充足晒不玩的日光,总是在下雨和天阴,过去的那些老街巷陌也都快要被尽数拆光了。可是,待到下一次离家的时候,我依旧还是会心之所念那个我所爱的城都,那个街道整洁、日光充足、遍布老街的城都。无论记忆再怎么更新,我们投入感情的那一个城都,似乎是永恒的。


  我会在他乡的梦里再遇到我的城都,带着梦境特有的模糊和碎片,一切有如打上了朦胧的柔光,夕阳和晚钟相映相辉,没有时间也没有逻辑,只是凭着近乎于本能的直觉搜寻着自己最爱看到的样子。后来,我会把所有不具名的伤心和遗憾投放在这个地方,小心翼翼的圈养起来,取了一个叫做“乡愁”的名字。


  我们会忘记一些具象式的表达,却永远不会忘记我们的感情和温柔。我们甚至遗忘了遗忘本身,却不会遗忘我们的“城都”。


  “让我掉下眼泪的/不只昨夜的酒/让我依依不舍的/不止你的温柔。”——赵雷《成都》



mo事做:

新街口地铁站,人群川流不息,向四处奔去,一张张疲惫的脸庞,或是焦虑,或是麻木,心里莞尔一笑,那何尝不是曾经的自己。打开播放器,带上耳机,音乐慢慢充盈耳朵,沉浸在音乐的故事世界里,闭上双眼做短暂的休息,想着那一个已是两条路上的人。“那我就当你死了,”不经意间跟着歌词脱口而出的时候,心里有着说不出的快感和失落。
    毕业后追随他来到陌生的城市,那个时候他是我生活的指引,喜欢他对我说的每一句话,喜欢他宠溺时的摸摸头,而我干着不忙不闲的工作,每天迫不及待地回家准备晚饭,希望所有的时间都可以和他在一起,那时我以为拥有了这一生的幸福。直到有一天,他说需要自由并且厌倦了平淡,然后异常坚决地从我的世界消失了。那一刻,幸福的大门仿佛瞬间被关闭,全世界都黯然失色,当时的我不知道留在这座城市的意义,迷茫占据了所有的思绪,音乐成了我唯一的陪伴,因为第一次听赵雷是他推荐的,里面有我们共同的回忆。他曾说那个“南方姑娘”像我,如今我却需要在《已是两条路上的人》里寻找遗忘,一遍一遍的单曲循环,如果你非要离开,那我就当你死了……
    后来我辞掉了文员的工作,重新干起了大学所学的设计,忙碌但充实。我努力习惯一个人吃饭,一个人逛街,一个人在深夜打开音乐单曲循环,在音乐声中安然入睡,第二天踏着初升的太阳,匆忙收拾着,然后给自己打气,挤上地铁到城市的另一端上班。我不再依赖他人的建议,有空时拾起书本,一杯咖啡,一米阳光,独自一人度过整个周末,或和三五成群的朋友穿梭在城市寂静的角落里聊聊生活和理想。而今他已经从我的世界消失许久,渐渐地,我对他不再抱有希冀,我想从他离开的那一刻起,我们的距离就像飞鸟和鱼,就如我终将明白,每个人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找到自己,也会被他人找到。

冰岛姐姐°:

人活着需要有意思,大家读书交友旅行都是为了让人生更有趣,但还是有些人活得太紧张,总以为天要塌下来,实际上是自己站歪了。生活的酸甜苦辣都很酷,我们得允许自己的不安与偶尔的疯狂,不必执着于看一个结果,你想要什么结果?人生的结果都一样,尘归尘,土归土,人归无。活着就得连蹦带跳,才有趣。

生日快乐,赵小雷

Sharon Lau.:

那个写过《三十岁的女人》的赵雷,在今天三十岁了。不知道当他回望自己十数年在音乐路上漂泊成长的历程,会有什么样的感慨?


赵雷初次出现在选秀舞台上,是他二十四岁那年参加《快乐男声》时。彼时的他满脸青涩,演唱歌曲时偶尔因为紧张而嗓音微颤。他一路五关斩六将,然而最终还是遗憾地止步于全国十二强。

那时的民谣尚不如当今一般欣欣向荣,它只是音乐世界里一个相对渺小却顽强的存在,正如夹杂在一群会唱会跳的男生当中的那个安静腼腆的赵雷一样,显得有些独特。


四年后,赵雷依旧抱着心爱的吉他、带着自己的原创作品《画》登上了《中国好歌曲》的舞台。在介绍创作背景时,赵雷说《画》是在他最孤独、最孤单、最压抑的时候完成的,他表达的是他所没有却始终期盼的东西。


《画》如愿打动了评委们,刘欢说这是他目前为止见到的最漂亮的一首歌词,还止不住地感叹,那一句“我没有擦去孤独的橡皮,只有一支画着孤独的笔”真的是神来之笔,太漂亮了。


已经在民谣圈小有名气的独立音乐人赵雷,就这么在全国性的舞台上大放光彩,积攒了逐渐高涨的人气,获得了越来越多的认可与赞誉。


不知道有多少人清楚,如今这个站在舞台上显得稍微有些轻松自在的大男孩,曾经因为追求音乐而经受了多少痛苦和迷茫。从开始迷恋音乐,到走入大众视野,赵雷一路经历了太多颠沛流离与落魄漂泊。


十七岁高中毕业后,赵雷去了北京日坛路的一个地下通道开始了他的地下歌手生涯。十八岁,他被朋友介绍到后海的酒吧做了驻唱歌手。二十岁那年,赵雷下定决心离开了北京,开始了自己流浪歌手的生涯。


连续几年,他背着吉他,途径西安,兰州,去了西藏,然后又沿着滇藏公路,一路走到了丽江。这一路上,他结识了许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尤其是在丽江的小酒吧里,他度过了许多欢乐而难忘的时光。


他在文章里描述当时“流浪歌手”的生活:


没车费就搭顺风车,拦不到车就走,走不动了就住下,下雨了就在雨里唱歌,下雪了就在雪中写诗,下馅饼了就张嘴接着。


听上去似乎云淡风轻,仿佛还带着不少诗意,然而这一路上被乐观的心态所化解了的辛酸,恐怕只有他自己最清楚。那些饱经风霜的岁月和丰富的阅历,最终映照了他的音乐轨迹,一点一点融入了他的歌曲中。


赵雷曾说:“有些真正刻在心上的东西还是会让你想起来的。”


大概是因为怀念起了曾经在路上的时光,去年秋天,赵雷发行了一首单曲《再也不会去丽江》,借助这首歌回忆了他身为流浪歌手在丽江度过的那些弥足珍贵、念念不忘的时光。


他是一位歌手,却有如一位富于想象的行吟诗人,诗意地行走与栖息,每至一处都会用心观察,看似平淡无奇的生活都会因为他的描述而变得生动活跃。


倘若你读了赵雷的微博,你会发现他寥寥无几的微博状态中常常包含着对他所至的城市非常动情的感触与描述:


“成都,带不走的,只有你”
“西安,所有印象都存在于那个孩子的言语中。”
“郑州 像个眼唇如画的羞涩姑娘,我只是轻触了一下你的辫子,你就红了脸颊。”
“石家庄 比我起的早,好像它一直没睡。你像昨晚那个忧伤的言笑哽咽的姑娘。”


赵雷是一位实实在在的北方汉子,身上的细腻柔情却多过粗犷不羁。他细心地观察、聆听、体会身边人的感触与生活,将它们采集起来,变为自己创作的素材。


赵雷说《南方姑娘》的创作灵感来自于他的邻居。他在北京租住在一个四合院里,隔壁住着一位北漂的南方姑娘,姑娘的一举一动透露着生活带给她交织的希望与失望,还有数不尽的漂泊的无奈。


原来,“南方姑娘”只是一个模糊的影子,隐喻着背井离乡、流浪在外的青春,寄托着对于理想和心灵慰藉的向往。


母亲对他的呵护与培养让赵雷的心中充满了爱意与幸福感。他在自己的文章里写道:


儿时,我住在她为我建造的童话王国,一砖一瓦都可以肆无忌惮地风生水起。长大后,我想把整个世界带给她,觉得她会一直在我身边。


后来他写了一首《妈妈》,表达了对已故母亲的无尽思念。


赵雷的经纪人曾经形容赵雷为一个“像童话一样的人,倔强,充满孩子气”,或许这一点与他曾经在母亲的爱护下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也正是这样一份孩子气,给了他与自己暗自较劲的执着,让他远离着无病呻吟,回避急功近利,平平淡淡,与世无争。他在《我们的时光》里唱道:“这里就像与闹市隔绝的又一个世界”。


而赵雷,有时候正像一个遗世孤立的人,冷静地看着这个众声喧哗的世界。


赵雷曾把自己形容为一只刺猬:“那些隐形的刺让我拒绝着一切虚伪的东西,抛开一切,最本质的最简单。”在这个物欲横流、浮躁喧嚣的时代里,他抵制着虚伪,努力保持着真诚与质朴,坚持不懈地追寻着理想。


十八岁时的他,厌倦了酒吧客人虚伪浅薄的面目,有一回在唱完歌后,他脱口而出:“你们没有思想,你们不懂音乐”。酒吧里有片刻沉默,但是宾客们不过是一笑而过,转过头又继续着觥筹交错,没有人听懂了他的话,也没有人在乎他的话。


离开《快乐男声》的舞台之后,许多公司向赵雷抛出了橄榄枝,但是他都没有接受。他说他瞧不上很多所谓的演出与各种宣传炒作,觉得很多人只是歌手,并非真正的音乐人,没有在用心地写东西,做音乐。


而他,一心想做一个执着于音乐的人,就像他一直两次在舞台上强调的一样:“有些人可以唱歌,有些人必须唱歌,而我是那个必须唱歌的人。”


或许每一个人都在理想与现实之间挣扎,试图寻求平衡,但是却很难有人能够真正找到平衡。


赵雷曾说,在理想与现实之间,他一直偏向理想那一边。


自从选择做音乐以来,他就没有想过做一个富有的人,但是他一如既往追求精神上的富足。他将理想紧紧攥在手中,咬紧牙关向前走着,最后把满腔热情和对于现实的无奈化为了一首《理想》。


我的一位好朋友,喜欢赵雷许多年,甚至一度梦见了他。


当我问姑娘为何如此深爱赵雷时,她说,他身上那种质朴、执着、沉静的气质,他那份真心热爱音乐的态度,以及他那些真挚而朴素,没有无病呻吟的音乐,深深地吸引了她。她还补充道,赵雷身上有特别乡野的清新气息,总让她想到她的老家。


不知道她的回答是不是与许多人青睐赵雷的缘由不谋而合。


赵雷的微博开了五年,更新的次数少之又少,多数内容还与活动相关。唯独在2012年7月20日他生日这一天,他在微博上感谢了很多人的生日祝福,诚恳又动情。穿着绿色T恤、格子短裤的赵雷,站在一辆白色车尾旁,伸出食指指着镜头。


当时二十六岁的他,多了那么一点点成熟。若你仔细看,他旁边的车窗玻璃上贴了一张纸,上面写着:我总在牛A和牛C之间徘徊。不知道赵雷是不是有意挑选了这么一个意味深长的背景,令人忍俊不禁。


二十八岁时,他写了一首《三十岁的女人》,在里面唱道:“三十岁了,光芒和激情已被岁月打磨,是不是一个人的生活,比两个人更快活。”不知道歌词中流露的那一种寂寞难耐中,是不是也寄托着他的一份孤独感以及对时光流逝的感叹。


今天是赵雷三十岁的生日,愿他走入而立之年后,仍然葆有少年时的清澈和纯粹,仍然坚持着他对音乐的执着、憧憬,以及理想。


生日快乐,赵小雷。